“这时候来帮我们,太感动了!”

发表时间:2020-02-14 14:22:00来源:烟台文明网

王喜刚(右一)不到一小时看了20多名患者

12日周广福第一次进舱

 

  YMG全媒体记者连线湖北,烟台第四批医疗队员陆续进舱

  在患者面前,他们是白衣天使。在疫情面前,他们变身白衣战士。

  无论在哪里,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无愧身上洁白的战衣。

  白衣战士,无愧担当

  “山东医疗队真棒!谢谢!”

  2月9日,烟台市第四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的26人踏上征程。毓璜顶医院呼吸与危重医学科副主任医师翟声平和重症医学科护士王小帅是其中的两位成员。

  2月11日16点,山东第八批援助湖北医疗队作为首批医疗队进驻武汉汉阳方舱医院,开始收治患者。作为第四批烟台医疗队支援湖北的翟声平,也是其中的一员。同时,他也是第四批烟台医疗队队长、医疗组5组组长。

  14:40,翟声平和队友从酒店出发,进入方舱医院之前,他们穿防护服、戴护目镜和口罩等,翟声平挨个为队员进行检查,生怕有不规范的地方。16:00,一切就绪,作为组长,翟声平第一个进入方舱病房,随后队员才进入。

  24小时内,山东第八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四批医疗组交替进入,共收入患者442人。翟声平告诉记者,他们组共10位医生,分两批进入,每批5位医生、8位护理人员。工作量非常大,进入方舱病房,首先要对患者进行观察、病情评估以及制定治疗方案。方舱医院主要收诊轻症患者,症状危重的患者要转往定点医院。

  按照工作时间,晚上10点工作结束,但是翟声平和队友依然在忙碌,等看到所负责的患者没有什么需求时,他开始安排队友脱防护服,准备出舱,翟声平是最后一位出舱的医生。

  回到酒店已经是凌晨2点多。翟声平和队友算了一下时间,从工作开始到工作结束,用了11个小时的时间,这期间他们不能喝水,不能小便,有的队员还带着纸尿裤进舱,工作结束护目镜都是水蒸气。“当看到患者对我们的那份信任时,我们顾不上干别的,就是一心想着给他们解除痛苦,帮他们缓解恐慌情绪。”翟声平说。

  让翟声平和队友感触最大的是,当他们进入方舱病房后,患者得知是山东医疗队的医护人员时,纷纷竖起大拇指,热情且感激地说:“山东医疗队好样的!”其中有一位患者,今年64岁,躺在病床上,翟声平过去查看他的病情时,他激动地握着翟声平的手说:“谢谢你们的到来,为你们的勇气点赞!谢谢!”

  王小帅,今年30岁,性格开朗,他的血液净化技术得到专家认可,多次到其他医院授课。他也是第四批烟台医疗队支援湖北的护理人员之一。

  2月13日凌晨3:26,此时的王小帅结束了工作,到达酒店,准备休息。早晨8时许,YMG全媒体记者连线他,他嗓音沙哑,难掩疲惫。他介绍,12日16点到22点是他们组的班次,共8位护理人员,需要提前穿防护服、消毒,才可进入。进入舱内,里面按区域分了单元,王小帅所在护理组接管的是1至18单元和25至31单元,每个单元有20余例患者。

  “山东医疗队的医生很棒,真了不起,这个时候来帮助我们,太感动了!”在舱内,这样感谢的话不绝于耳。

  “在进入舱内之前,我做了充分的准备,也带了尿不湿,我们有队员就是穿着尿不湿进入的,精神高度集中,护目镜戴得时间久了,眼睛前面雾蒙蒙的,我们会克服困难,积极投入工作!”王小帅说。

  为进舱提前断水12小时

  出舱洗手几十遍,洗澡半小时

  “第一次进舱,我终生难忘!”2月12日,烟台第四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员陆续进舱,栖霞市中医医院呼吸内科主治医师王喜刚和芝罘医院消化内科主治医师周广福接受记者连线采访,讲述他们的“疫”情首战。

  2月11日,王喜刚和周广福所在的山东医疗队第三医疗组防护服穿戴训练持续到晚上11点,他们休息了三个小时后,凌晨2点半出发前往汉阳方舱医院。在戴上两层帽子、两层口罩、两层鞋套、三层手套,外穿一层防护服,戴一个护目镜后,二人首次进入汉阳方舱隔离区。

  临时改造而成的方舱医院内部,用成排的隔断隔开患者,每间隔断住着2到4人。“960张床位,到我出舱已经入住400多名患者。”周广福说,山东医疗队负责其中一半(480个床位)。“住在这里的患者轻症、重症都有。”王喜刚说,他们在里面一直待到12日上午10点,方才出舱。

  在隔离区里的工作很繁忙,看到如此多的患者,医疗队员感叹责任重大。“我第一次进舱的工作就是查调病人病例,分析他们的肺部‘片子’,查房和安抚病人情绪,解答他们的问题。”周广福告诉记者,在病区里,医疗队员们没有一刻停歇过,他们要做的就是全力以赴。

  隔离区里的时间过得很快,王喜刚一抬头发现,一个小时倏然过去,他已经看了20多名患者的片子和病历,“其实患者主要是情绪不稳定,所以我们的工作除了要治疗,还要把他们的情绪稳定下来。”

  前线的大夫难,其中一点是因为防护服。高级别的防护下,呼吸都很难顺畅,而医生却要在用力呼吸的同时完成大量工作。周广福说,他穿脱一次防护服要40-50分钟,为了能更好地参与到救治过程中,在进舱前12小时他给自己断了水。当结束一次轮班后,他们要经过两次全面消毒。“最严格的是下班出舱消毒,洗手要几十遍,每一件防护服、防护用品来之不易,我们中途不能喝水、不能吃饭、不能上厕所。”王喜刚说道。

  而另一边,一同出舱的周广福则按照要求“洗上半小时的澡”杀菌。“洗澡前我会先喝上两瓶水,这样才不至于脱水。”周广福在接电话时说,目前他正在等通知,随时待命再次进舱救治。而此时的王喜刚和周广福终于吃上了当天第一顿饭,他们说,会全力以赴打赢这场战“疫“。

  滨医烟台附院检验科的他们

  每天与病毒“亲密接触”

  在滨医烟台附院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前线,有这样一批全副武装的白衣工作者,他们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双层口罩、三层手套操作、检测、判断,工作场所特殊,工作性质特殊,他们就是检验科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人员。

  据检验科宿振国主任介绍,经过前期试剂准备、预实验及评估、培训,滨医烟台附院检验科于1月27日正式开展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工作,工作强度超乎寻常。目前送检标本日益增加,同时每批次大约需要5小时,实验周期又比较长,面对如此繁重的核酸检测任务,为了争取尽快出具检测结果,每天检验工作都会持续到半夜甚至凌晨,工作人员都在超负荷运转。

  封建凯是检验科检测队伍中的一员。他向记者介绍,接到标本完成检测需要两大步,第一步完成病毒核酸提取,第二步进行双重荧光PCR法扩增,这两步都需要精力高度集中,保证操作万无一失。由于病毒的核酸需要扩增至少45个循环,或者说需要呈几何倍数的增长,才能达到被仪器检测到的低限,所以大家都在和病毒做着“亲密接触”。每天接收近100例标本,当所有标本检测完成时常常已经到了第二天凌晨。另外,对于检测结果为阳性和弱阳性的标本,他们还需要重复检测才能通过审核,这无疑再次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量。个人的正常生活节奏被完全打乱,可即便如此,核酸检测人员没有一个喊苦喊累的,大家都在坚守岗位,为了抗击疫情认真完成着自己的使命和职责。

  YMG全媒体记者曾经采写过一篇《按满“红色手印”的“请战书”》的稿子,这篇稿子的主人公也是检验科的他们。检验科43名工作人员在申请加入支援武汉医疗队“请战书”上写下的铮铮誓言,那就是参加抗击疫情战斗的信心和决心。YMG全媒体记者 全百惠 徐峰 安益 通讯员 李成修 马瑾 言芳 黄瑾 运亮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王樱茜

主题活动

更多>>
  • 1.png
  • 1.png
  • QQ截图20190826155207.png
  • 0.png
  • 6.png
  • 魅力烟台魅力烟台